这起涉黑枪杀案 35名政法干警被查处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这起涉黑枪杀案,35名政法干警被查处

  7月13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“创新”版,刊出了一篇题为《“双专班”合除害群之马》的专题报道。报道聚焦的对象,是不久前宣判的江苏省“12·18”涉黑枪杀案。此前,据《检察日报》报道,本案不仅是江苏省首例涉枪命案、也是省内首例涉黑人员死刑案、首例基层组织人员涉黑案,有重要的标志性意义。在这起案件中被判处死刑的主犯聂元元,作为乡村基层干部,其罪行堪称令人发指。


  此案要从2017年12月18日说起。当时,淮安市淮阴区境内发生一起持械聚众斗殴事件。起因正是时任淮阴区越河村村委会主任聂元元与人争夺赌场生意。村委会主任开赌场、还与他人械斗争抢生意,本身就已足够离谱。然而,更离谱的是,聂元元竟然非法持枪,并在斗殴过程中开枪,导致对方一人死亡。由于这是江苏省首例涉枪命案,案情轰动一时。也正是在有关部门调查这起命案的过程中,聂元元等人盘踞基层,结成黑恶势力为害一方的情况逐渐暴露了出来。

  案件发生后,淮安市纪委监委第一时间成立专案组,与公安机关专案组形成“双专班”办案模式,实行同步上案、同步调查、联合办案。经过初步侦查,警方认定:这不是简单的聚众斗殴案件,也不仅是涉枪的命案,更是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重大案件。之后,警方经侦查发现,2012年3月,第二次刑满释放的聂元元在淮安西出口买房,4个月后在此开了家“幸福家园土菜馆”,自此,这里便成了聂元元和他的手下吴强、乔磊等人经常集聚的地点。令人惊讶的是,作为有两次前科的刑满释放人员,聂元元竟然还能当选村委会主任,插手基层治理工作,而这更为他的不法行为提供了额外的便利。

  经查,聂元元犯罪团伙在创始初期,主要是以开设赌场、抽头渔利、在赌场放贷赚钱,遇到不按时还款的赌客便要让他吃点“教训”,后期开始放高利贷,以月息6至8分不等收利息。

  2014年4月28日晚,淮阴西景观大道绿化工地上忽然来了七八个带砍刀的人,嚷嚷着让工地停工,正开着挖掘机挖土方的司机见状不妙,赶紧给工程承包人周学军打电话。周学军带着驾驶员李石磊到了现场,李石磊刚问了句“你们凭啥让我们工地停工”,就被人一拳打在脸上,随后几个人过来对他拳打脚踢。事后,他们才知道,这伙人为首的是聂元元,当天最先动手的也是聂元元。聂元元还向当地的一些开发商放高利贷,自2015年开始至案发,共计放贷2023万元,从中获利482万元,再加上他和徐宁等人开设赌场获得的利益49万元,该组织总计攫取经济利益达1056.9万元。


  仅仅是开枪杀人这一件事,便足以让聂元元被判处死刑,更不要说他组织黑社会团伙犯下的一系列罪行。然而,聂元元的“黑”还不止于此。身在基层,聂元元腐蚀了一大批公职人员,他村委会主任的头衔,也正是通过这些“关系”违规搞来的。

  在侦查卷宗中,有一份2015年出具的《违法犯罪记录证明》,称近年内未发现聂元元有违法犯罪记录,正是这份证明,加上当地某村书记的推荐信,让聂元元在2015年7月摇身一变,成为某村委会的副主任,2016年村委会选举主任时,聂元元又当选村委会主任。这份与事实背道而驰的证明,正是他在公安系统腐蚀的干部为其出具的。

  聂元元落网后,通过深入调查,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治安大队原大队长邵霖、刑警大队原教导员李金华、丁集派出所原所长周信玉等一批违纪违法人员相继被查处。据淮安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:“聂元元拉拢、腐蚀政法干警的情形可谓触目惊心,甚至在被关押期间,他还拉拢腐蚀了3名政法工作人员。”

  直到被抓之后,聂元元竟然还能腐蚀干部,实在令人不寒而栗。最终,市纪委监委以聂元元案件为突破口,立案查处违纪违法政法干警35人,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5人,该组织背后的“保护伞”被连根拔除,当地群众拍手称快。

  这起惊天大案,令人深刻感受到扫黑除恶斗争和基层治理工作的重要性与复杂性。对此,各级有关部门还需警钟长鸣,对基层生态保持高度关注,如此才能保证基层的长治久安。

  资料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、检察日报等

  编撰 / 杨鑫宇

责任编辑:刘光博

来源:新浪网